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刺客与名器
刺客与名器

刺客与名器

这个空间的时间流速和科魔大陆并不相同,当我在这里从容不迫的将完美防御体修补恢复,并完成那段伤神的回忆再次出现在希罗马帝国的上空时,这里才是事发当夜后的早晨。

  雪整整落了一夜,天地间一片苍茫,似乎金黄色的希罗马换上了一身素白的衣服。

  只是如此纯白的世界在人们起床后就将消失了。

  被踩的一塌胡涂的雪地只所以让人厌恶,可能正是由于它原先的那份洁白纯净吧。女人也有洁和污之分吧,被刺前后,这个女人又会有多少不同呢?

  但我坚信自己做的事和那些悍然踏雪者并不相同,不要问我哪里不同。如果哪一天你有幸成了被刺者,你所便能体会一切。

  只是,雪停还会雪落,而人心一但有了某种痕迹就再也无法拭除了。我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既然有了三次原则,那么之后我会用催眠(记忆清洗术)和修复术给那个女人回复之前的样子。虽然,那一切已经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看着那人迹未至处的洁净,再看着足迹泥泞处的脏污,我便对那些踩着雪走路的人相当不满。

  小刺已经不在了,作为一个连续失败两次的刺客,我无法想象下次再见他时会是什么样子。以黑暗系严厉的规条,承受一定的惩罚是必需的。这些事情,我虽有心,却也无力帮他,毕竟无论什么职业,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还是要维护和推崇的。很多时间,自己的事情还是要自己面对。也只能希望再见他时,还是那个让我喜欢的小刺吧。

  不过,对于黑暗刺客盟派一个五星去行刺杨灵这样的人物,还是让我很是困惑。做为主掌大权的一国丞相之女,既然他们决定接受这个任何,那么必然是有相当可观的利益吸引,否则即便是黑暗刺客盟这种向来无法无天的组织,也是不愿得罪这样一股势力的吧。

  然而,既然现在接受了这样的任务,为什么要派出一个成功希望并不是最大的人呢?虽然事实上,当晚如果没有我的参与,小刺成功的希望很大。但我对这种对重要事情不够重视的矛盾愚蠢的态度,还是无法理解。

  想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对小刺目前的处境,我多少还是应该负一些责任的。

  嗯。等下次见他时再看看有没可以帮忙的地方吧。

  才放下一件心事,克罗斯。索。卫拉曼的样子又浮上心头,幽灵之手无疑是少数可以威胁到我的魔法之一,既然已经惹了他。我便不得不考虑下次遭遇时如何应对了。但对于这种杀伤力极强的心灵系魔法,我所知实在有限,考虑之后,决定到网上查查资料。

  做为尊魔法为正法的希罗马帝国,他的都城诺亚拉,是科魔大陆繁华程度排于前十的大都市。和梅泽联众国的妞约城及樱字岛国的冬精城以科学为基本原理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诺亚拉是一座完全由魔法铸就的城市。

  运用简单便的土系魔法不但有着相当的实用效果,其表现出来的艺术创造性也极为惊人。

  漫步在诺亚拉城区的大街小巷,听着那悠扬飘荡的钢琴曲,你便会不知不觉的喜欢上这座由一栋栋巨石镶就的高楼、到处有着五彩缤纷的魔法灯闪烁的城市。

  当然,对我来讲,最主要的是希罗马是个盛长美女的地方。

  近的有迦尔纳和杨灵为证,远的有生活在边城的安娜苏为证,一些我不方便说或是记不起的美人就太多了。

  这是一个鲜花灿漫的国度啊。

  美女到哪里都是爱欢迎的,但在这个崇尚魔法力量的国度里,科学这种东西便没有那么平等的待遇了。

  但也非是完全的排斥,一般都是有原则的限制其影响和传播范围。

  比如诺亚拉,如此大的一个都市,却只有不到二十家网吧。而对这二十家网吧监管也是相当严的,当然,更别说开新店了。没有丞相杨希的亲自签名是根本批不下营业证的。

  数量上的限制也导致了网吧成为高消费的场所,平民根本没有进去的实力。

  看着一个个贵族,一个个未来的国家栋梁流连于网吧,真不知那些魔法师们做何感想。

  穿过蔓丝藤环绕的拱门,在黄金色的魔法灯光的照耀下,我直接走进‘一枝花网吧’的营业厅。

  「先生,请问你有会员卡吗?」柜台后的女服务员头也不抬的招呼道。

  「没。」我冷淡的应了一声,把一张百元大通币递了过去,「给我开个机吧。」这个服务小姐相当没礼貌啊,说话时居然看都不看对方。我摇摇头,现在有事办,也就没把女孩儿冷淡的接待态度放心上。

  一枝花网吧在整个科魔大陆都是相当有名的,不仅仅因为他是代表科学前沿力量的「多色量子」科研组的下属产业,最主要网吧本身的经营特色。也就是一枝花的由来。

  在一枝花网吧,每个店里都会有一个绝色美人,即是店标又是最高主管。可以想象,仅此一点,就让无数的贵族浪子们免费为一枝花网吧做了数不清的广告。

  呵,蓝色量子真是个经商的天才啊。

  不过,是不是开始有些得意忘形了?我盯着服务小姐漫不经心在键盘上敲动的小手,心道,手儿还不错,想来人就算比不过一枝花也不会太差吧。可惜了,德性不算好,嗯,要跟蓝色打个招呼,不能让这种人坏了一枝花的招牌。

  再怎么说,我也是最大的幕后老板啊。

  伸手接过服务小姐递来的磁卡,我刚转身就听到一声惊呼。

  「啊!」

  「怎么?」我有些不快的回过身来,望向那个让我不快的女孩。

  「刺…,你,你还认得我吗?」女孩儿兴奋的叫着,转出柜台就向我奔来。

  那表情像见了久别的情人,那姿态完全是一副扑进怀里的样子。

  其实在我看清女孩的样子时,我便暗叫糟糕。居然是香奈儿?!我行刺过的人。

  可是她怎么还能认出我呢?

  「你不是在妞约城吗?」我漫不经心的抱着怀里的女子,听着她喜极而泣的喃呢。

  「想死我了,想来死我了。」香奈儿抱着我的腰,小脸儿一个劲的往我怀里钻。

  这动作好熟悉啊。我叹了口气,后悔之余,心一下软了,武器却硬了起来。

  事实上,以我的职业特点来讲,长期的呆在一个城市是很不安全的。虽然我很多方法可让被行刺者忘记曾经,事前事后也会抹去一切存在的痕迹。

  但人一忙的时候难免丢三拉四,现在,我就不得不意外的面对眼前的烦恼了。

  看来我是忘了给她催眠啊。二年了,女孩儿想的也好苦吧。